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22-08-04  


  黑与白,对立又统一,是最基础的抽象色彩。哲学家眼里,黑色意味着永恒的沉默,白色意味着无尽的可能。在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欧阳桦笔下,黑白线条勾勒出了质朴而隽永的钢笔画,这些画记录了时光长河里那些大多都已湮没的重庆建筑。日前,它们被结集成书,以《重庆近代城市建筑》之名出版问世。

  其实,早在2010年,《重庆近代城市建筑》第一版已经与读者见面,并在2011年斩获中国大学出版社图书奖一等奖。那么,时隔12年推出的新版有何新意?用钢笔画记录重庆近代建筑背后有何故事?为何会坚持几十年专注于这项创作?带着这些问题,重庆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欧阳桦。

  在重庆历史、人文、艺术出版领域里,《重庆近代城市建筑》的表现形式无疑是独有的。第一版问世后的如潮好评,欧阳桦有注意到,而且身边读者对这本书的兴趣也是能感觉到的,“这说明近一二十年来,重庆市民对城市历史文化的来龙去脉越来越关注,对了解城市和城市历史建筑有强烈的愿望,这也是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,我的书恰好在读者与城市建筑之间充当了传播媒介。作为一本学术著作,它改变了板着面孔、居高临下的固有印象,成为建筑专业人士、文史工作者、绘画爱好者,以及普通城市居民都能阅读、也愿意阅读的有趣书籍。身为作者,我对此感到欣慰。”

  欧阳桦介绍,2022版与2010版相比有不少变化:“首先增加了不少读者感兴趣的内容,尤其是城市景观方面的,对重庆老城的一些标志性景点,市民所熟悉的典型场景都有新的画面充实进来;同时,书中章节略有增减,增加了绘画感、时代感、艺术性更强的新图;另外,书籍装帧设计方面变化很大,版式大胆、轻松、活跃、新颖,让学术著作变得更亲民。做出这些改变的目的是以更丰富的内容、更有价值的资料、更有趣的画面,回报读者的厚爱。”

  在努力让作品亲民的同时,欧阳桦也强调这本书的学术价值。“在城市中,原汁原味的古建筑凤毛麟角,难以见到。若是做研究,还需要到图纸堆中去查找资料。而近代建筑大都距离时间并不那么久远,城市中还有不少存在,甚至还在使用,这些建筑物是城市的一部分,我们看得见、摸得着,便于实地考察、记录、研究。但因城市快速发展也让其数量急剧减少,我们需要加快调查研究的步伐,在此基础上抓紧进行保护和利用,使负载着历史积淀和文明传承的历史建筑成为我们城市的文化背景。用钢笔画来记录,也是一种学术的尝试。”

  为何会想到用钢笔画的形式来记录建筑呢?欧阳桦表示,自己执教于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,学生都要学习钢笔画技巧,作为将来设计工作中绘制草图、收集设计资料的一种辅助手段。“我一直参与钢笔画的教学工作,所以自然而然习惯用钢笔画这种绘画形式来表现建筑。另外,从绘画的角度看,钢笔画的黑白色调沉稳、凝重,既有岁月的质感,又有艺术的美感。很多读者对钢笔画也感兴趣,用钢笔画表现建筑可起到一定的科普作用。”

  几十年过去,欧阳桦已经记不太清自己用钢笔画的第一座老建筑是哪里。不过他坦言,起初画老建筑时也感到困惑,“当时我对建筑物结构的认知很肤浅,再加上线条单调,形态枯燥,一不注意很容易画成机械制图的效果,难以激起绘画创作的热情。因此,为了把房屋建筑画出趣味,表现出一定的艺术性,我也经过了相当一段时间的磨练、思考,一边画一边摸索总结经验。掌握了一定的技巧后,逐渐有了一些起色,描绘建筑也比较有信心了,画出的建筑也能为大家所接受。”

  欧阳桦说,能够支撑他一路坚持下来的原因,除了老建筑本身之美外,还在于他所描绘的每一栋房屋背后,几乎都有故事。“比如访问道门口的刘义凡住宅时,居住于此的老人总说该建筑在民国时期曾是银行,澳门六合开奖记录直播,底层还有金库,但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银行。直到有一次,里面一个房间搭建的外墙拆除时,发现老墙上贴着一张发黄的纸,写着‘四行联合办事总处’几个大字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抗战时期迁到重庆的中国银行、中央银行、交通银行等组成的联合办事总处这个重要的金融机构,就在这栋结构复杂的洋楼里面。”

  还有一些建筑,在欧阳桦看来尚存未解之谜。“江津吴滩镇的杨氏住宅,www.508118.com内部空间处理很奇特,与大多数本地老式民居完全不同。而且房屋中的隔墙的制作方式也与平时见到的川渝地区夹壁墙、板壁墙迥异,是一种全新的墙壁,既隔热又防寒,成本也不高。直觉告诉我这栋建筑很有故事,但遗憾的是,访问了多位老人始终未能打听到房屋主人信息。我还会再去探寻,相信会找到满意答案。”

  欧阳桦:重庆近代建筑比较集中的是渝中区小什字的新华路和打铜街一带,比如美丰银行、中国银行、川盐银行、交通银行及川康置业银行等优秀近代建筑。另外,南岸的龙门浩、下浩一带也集中了重庆开埠时期外国洋行、商务楼、仓库等各类建筑物。20世纪50年代的优秀建筑则集中在文化宫、大田湾和大礼堂一带,主要有重庆人民大礼堂、文化宫影剧院、大田湾体育场、重庆体育馆、文化宫大门等。这部分建筑是在当时条件相当困难的情况下修建起来的。现在来看不管是建筑规模、材料的运用还是建筑艺术质量都非常高,是重庆极为宝贵的建筑文化遗产。

  欧阳桦:重庆当代建筑体量更巨大,往往一栋建筑就可以把一座山遮挡。但要注意的是,当代建筑与城市街道空间的大小和尺度不协调时,容易让人产生压抑和无助的感受。有的公共建筑外形夸张,在视觉上给人一种震撼,但巨大的空间趣味性不够,难以让人接近。当然,好的建筑物一定要经过时间的检验、岁月的打磨,也许二三十年或百年后,现在我们觉得一般的建筑物,终究会显示出令人惊叹的美感。

  欧阳桦:新的城市建设应该在广大市民看得见山、望得见水的前提下进行,新的建筑要对其高度和基地位置作整体的控制,不能让城市新增的建筑物破坏了美丽山水之城的格局。